本文由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airline623/31125380 轉錄

原作者:airline623
日期:August 15, 2009

混亂的災區

昨晚九點大家在高鐵左營站等車準備北上,一位朋友很正經地對我說:「告訴世人這幾天那裡發生了什麼事」。

這是梅爾吉勃遜「勇士們」裡的台詞,幹,你以為我們是去打越戰啊?說穿了不過就是去勞動服務,但小弟還是把在災區所看到、聽到的還有一切親身經歷後的看法與大家分享。有兩種東西我不會提到:

1.抒發情感:人間有溫情之類的。不是災區才有溫情,人間處處皆有,只是大家沒感受到。
2.參與單位:在文章、照片和影片內容中,我全都避掉所參加的救災團體,以免被扣上打廣告、做宣傳的帽子。

8/12(禮拜三)下午抵達屏東市,忽然開始下起大雨。這裡的人說,颱風雖然走了,雨卻一直沒停過,這也讓救災工作異常艱苦。

才到屏東沒多久,我就看到好幾個民眾冒雨前來,都是想來幫忙的;有位年輕人還穿著替代役男的制服、淋著雨騎著摩托車來報名志工。其中一位先生讓我「足甘心」:



這位台灣的女婿,除了捐款捐物資,還一直詢問還能夠幫什麼忙。

能幫什麼忙呢?一般人能做的除了捐獻物力和財力之外,就是勞力。常人無法像專業人士那樣挺進嚴重的災區,所以能做的就是運送物資和清理家園。

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災區大都是慘絕人寰的畫面,因為電視台知道觀眾喜歡看這種,所以一直播。我們進去的是已無重大危險的地方,隨然不似小林村悽慘,但是也 算得上是慘,說是人間煉獄有點扯,倒不如說是兩個世界。水乾的地方黃沙滾滾,還在淹水的地方滿路泥濘;迎面而來及呼嘯而過的車輛,十台有八台是來救災的: 消防車、卡車、拖吊車、軍卡、悍馬、水車、起重機、山貓…你能想像到的大型車輛,都在這裡大集合。





去到了佳冬鄉大同村,由於旁邊的堤防潰堤,所以不但淹水,還有土石沖到村裡:
 

拖車業者動作很快,在每一台泡水車的車窗上留下聯絡電話



村中充滿腐臭,似乎是死掉的家畜家禽、腐敗的農作物、污泥污水所混合的味道。我是沒有聞過屍臭,所以無從比較,但聞了這種味道後,你會覺得大便是香的。看 到許多機具已經進來清家園,正在慶幸政府效率真高啊!結果村民說:「那是我們自己花錢請的啦!」。送物資給某戶村民時,他們正在吃泡麵;問他們還需要什麼 東西,他們笑著大喊:「有沒有牛排啊?」,不知道是淹習慣了,還是苦中作樂。
 


其實大部分的災民都很樂觀,或許是根本沒有時間難過,大家都忙著清理家園。但過了四天,很多災區的水根本沒退完,高度還到小腿;問他們水要怎麼退?他們也 不知道,因為下水道都淤塞了。叫抽水機來抽嗎?一般抽水機根本無用武之地,因為水裡都是泥巴和垃圾,而且連民生用水都沒有,要用什麼清洗家裡?有些住戶家 中自己有抽地下水,可以清理家園,沒地下水的鄰居就去向他們討水,不過這種抽取地下水的現象,是不是也是造成地層下陷淹水的結果?


從何清起?



災區居民最急迫需要的還是物資。但是在電視、網路上看到的訊息,與這三天下來親眼所看、親耳所聽到的,落差實在太大。

以食物來說,一開始政府鼓勵大家捐水、捐乾糧,因為這些地方不知道何時才會有電力及供水,你給他泡麵他也沒辦法煮:就算家裡有瓦斯,瓦斯爐早就泡水了(南 部透天厝廚房都在一樓)。颱風過後,好不容易終於有能力可以煮泡麵,結果大家又狂送泡麵。連新聞都說泡麵吃太多不好,你還叫他們每天吃泡麵,又不是要挑戰 黃金傳說!


阿嬤不想再吃泡麵了


災民缺衛生紙,可惜我們都發完了,只好拿車上自己用的衛生紙給他


或許你會質疑:有的吃就好,災民還在挑剔什麼?個人覺得,救災有階段性,送物資也是有階段性,反正價格都差不多,能讓災民在食物上有多一點變化是最好的, 例如可以捐贈白米、罐頭、調理包等,吃素的最可憐,每天都吃素食麵和八寶粥。有災民問:「有沒有沙士?」、「有沒有咖啡?」,我朋友很想回他:「你要85 度c還是星巴克?」,這在當時聽來是無理的要求,但大家事後想想,喝了一個禮拜的水,誰不想喝個有滋味的東西?所以建議大家可以捐一些鋁箔包飲料之類的。

另外,捐物資要看地區,例如衣服適合捐給那些連細軟都來不及打包就撤村的災民,而家裡淹水的災民幾乎不需要衣服。還有白癡捐厚棉被到貧東,幹,八月的南台灣,你捐棉被是要給誰蓋?

在大家的消息亂傳之下,其實物資早就爆滿了,問題是怎樣送到災民手上。大家捐到縣政府的物資,縣政府會送到鄉公所,然後鄉長會請村長去告訴大家來領。幹, 能出來領的話,我自己騎摩托車去雜貨店買就好了,還跑來鄉公所?水災快一個禮拜,加上太陽出來了好幾天,很多災區街道上都是爛泥漿,高度到小腿、膝蓋,有 時候腳踩下去還拔不起來,得靠別人拉一把;鄉下住戶又常常只剩老人家,鄉公所如果五點發便當,這些老人家大概三點多就得出來走幾百公尺的泥巴路,然後再走 一個小時回去吃便當,幹!



幾天下來,我看到了法鼓山的和尚在協助打掃家裡、一貫道在送便當、慈濟的師兄姐發放物資,殘障協會、長老教會、獅子會等民間團體也都從全國各地進來幫忙。我真的沒有看到政府的人,這只有三種可能:時間不對、我的眼睛被蜆肉糊到,或是他們有披隱形斗蓬。

多虧了這些民間機構,如果真要等政府來救的話,災民可能會選擇集體自殺,長痛不如短痛。

最後一天去佳冬鄉羌園村清理羌園國小,慈濟的師兄姐已經在那兒了。羌園村的地理位置本來就不是很理想:



這次於林邊溪水暴漲,佳冬堤防溢堤還沖毀兩段堤防,所以災情慘重(到了今天8/15還在淹水)。羌園國小是個迷你小學,一個年級一班,全校學生148名, 從校門口的川堂就可以看到最後面的圍牆。現在整個校園都是泥巴,高度超過半公尺,不趕快清理的話,到時乾硬後就很難清理。
 

小朋友只能站著盪鞦韆



實在是苦了校長,據校長表示,水淹加上打浪,影響的高度大概一樓高:



學校處處都有水災肆虐的痕跡,我在學校川堂的佈告欄看到了這個景象:


水淹過了佈告欄的高度,從玻璃縫跑進去;水所夾帶的泥沙在水退了之後,沈澱在佈告欄裡面。

如果以兩百名人力、不用機具的話,我估計要把這個迷你小學清理完畢至少超過一個禮拜。所以學校請來了山貓,將校內的泥巴往校外送,小小的山貓就這樣來來回回、一整天都在做同一件事,不過看起來一點進展也沒有,因為泥巴實在太多了。



清理學校的體育器材室時,門怎樣都推不開,我猜是被淹水後水退了、積在裡面的泥巴還有倒下來的東西擋住。有人用圓橇撬開門,有人用手伸進氣窗裡,把門後的 東西拿出來;隔壁的儲藏室也沒好到哪裡去,鐵捲門拉不起來;就在同時,器材室的門打開了,沒多久後有人驚呼,因為跑出了很酷的東西:



除了魚之外,還有豬豬,不知道是從哪裡跑來的:
 

還會到處挪地方睡覺,而且全身泥漿,達到保護色效果:


這邊也有兩隻:



校內一間蓋在兩個台階上的教室,外面佈告欄上張貼的A4透明資料套,也和川堂的佈告欄同樣記錄下當初水淹的有多高:





清了一整天,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,下起毛毛細雨。過沒多久,雨勢變大,籃球場的泥巴又在雨水的沖刷之下往教室這邊流。雨越下越大,大家也慢慢地放下手邊的工作,因為清掃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泥巴淹進來的速度,大家都很無奈。

最後,向來自各地、還在前方打拼的志工致上最高的敬意。這兩天是週休,許多人都擁進災區擔任志工救災,呼籲現在才要去的人,盡量共乘,災區的交通雖然沒有 捷運柵湖線那麼糟,但也是非常混亂;建議大家去做送物資給交通不便的災民、清理家園的工作,不要去做一些沒意義的事,而且要去就趕快去,並不一定要向什麼 單位報名,上萬戶的受災戶夠大家清掃了,反正也不會餓到你。






阿婆,以後要把冰箱丟在門口時,麻煩先把裡面的菜拿出來好嗎?不然很重,而且很臭
 


屏東路邊很多英勇的國軍,常常站著集合,似乎在等待上頭交付神秘的命令
 
 

此刻災民就像門上的王建民一樣,復原之路遙遙無期

創作者介紹

皮膚科 王修含醫生

skin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